当前位置:主页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非物质遗产 > 正文

奉化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况

时间:2014-05-06 08: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如果把物质文化遗产比作一件精美绝伦的玉器,那么,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一位手执雕刀、匠心独具的大师。也可以说,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造就物质文化遗产的灵魂。今天,呈献在读者面前的《宁波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田野调查·奉化卷》就是奉邑大地传承千年的不朽之魂。这份田野调查是奉化135名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人员历时一年多,深入6镇5街道共356个行政村, 18个社区、15个居委会。从15000余条调查线索中筛选出来的,计769篇。所列项目上溯源头,下融支流,原汁原味、无雕无饰,每一份普查表都闪耀着先民的智慧火花,散发着田野的泥土芬芳,展示着奉化人文历史的特有魅力,是一把开启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的金钥匙。
 
一、历史渊源
    素有弥勒故里、人居福地之称的奉化,地处浙江省东部沿海,宁波市区南面。东濒象山港,隔港与象山县相望,南连宁海县,西接新昌县、嵊州市和余姚市,北与鄞州相交。陆地面积1249平方公里,海域面积9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48万。
    从茗山后遗址考古发现,自新石器时代起,奉化境内已有人类繁衍生息。4200年前,当华夏大地大多数氏族还处在原始公社制的部落联盟时期,居住在浙东地区的古越氏族以奉化白杜为中心,建立起了名震中原、代表一个地域的新的文明社会——奴隶社会的实体:堇子国。公元前222年至隋文帝开皇九年古鄞县被废止的八百年间,奉化白杜一直是古鄞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后的1500年间,奉化仍然是浙东的政治、经济、文化重镇,故而形成了茗山后遗址、堇子国、古鄞城白杜、古鲒埼亭、雪窦名刹、九曲剡溪、江口甬山和一代布衣史家万斯同埋骨之地——莼湖乌鸦冠山,以及广济桥、方桥、瑞峰塔、寿峰塔、培风塔等一批独特的地域文化和名胜古迹。同时也造就了一大批斐声海内外的历史名人,除了闻名遐迩的布袋和尚,更有以著《春秋无贤臣论》震聋的唐代进士孙郃;北宋诗人林和靖;南宋理学家舒璘;元代“江南文章大家”戴表元;明代工部尚书王钫、兵部侍郎宋琰;清代书法家毛玉佩等名家。至近现代更是名人辈出,既有王正廷、蒋介石、蒋经国、俞国华等民国政府要员,又有卓兰芳、卓恺泽、裘古怀、吴亮平等中共革命人物;既有周荆庭等工商界名人,又有王任叔(巴人)、胡华、戴运轨、斯义桂等文化科技界精英。绵延不绝的历史文明孕育了饮誉海内外的红帮裁缝;衍生了奉化布龙、奉化吹打、民间绘画、竹木石雕、走书说唱等众多民间艺术。这些灿若星辰的人文景观又为民间口头文学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衍生了大量的民间传说、故事、歌谣、谚语、谜语。由于篇幅关系,结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曾出版过《三民集成》专著的实际,本辑所录民间文学多为以前遗漏之作,是为拾遗补缺。同时,深厚的历史底蕴和众多的历史遗存同样丰润了域内的民间艺术和稻作文化、海洋渔业文化、商贸文化、饮食文化、医药文化、信仰文化、消费文化、礼俗文化、宗教文化、游艺文化及手工技艺和民间知识。这些文化形态汇集交融,相辅相成,共同升华了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分布状况
(一)种类分布
    奉化物阜民康,名产丰沛。基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奉化特产品种繁多,闻名全国,既有列为贡品的汉代“鲒酱”、唐代“奉蚶”、宋代“江珧柱”及黄鱼、鲳鱼、马鲛鱼、苔菜、牡蛎等海产品,又有“琼浆玉露”水蜜桃、“罗汉圣果”芋艿头,花卉苗木、大毛筒,羊尾笋、千层饼、草莓、青梅等富有乡土气息的特色农产品。从而结晶了众多民间文学以及与之相关的生产商贸习俗和民间手工技艺。
自古以来,奉化人尊神敬祖、崇尚自然、热爱生命,在几千年的生命活动中形成了大量的民间信仰、完善了众多的人生礼仪、造就了独特的岁时节令,如“正月十四”、“八月十六”与其他地区的“元宵节”、“中秋节”各差一天。
    奉化非物质文化遗产量大面广、种类齐全、项目众多,除了表演类的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民间杂技、戏曲、曲艺在数量上略显不足之外,其余项目的分布相对均衡,如:民间美术、生产商贸习俗、民间信仰、人生礼俗、岁时节令、民间信仰、民间知识等项目在各镇、街道都有广泛的分布,而民间文学、民间手工技艺则是奉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各镇、街道体现的重头戏,这种状况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奉化人既重视精神又注重实际的性格特征。
 
(二)地域分布
    奉化地貌构成大体为“六山一水三分田”。西部处天台山脉与四明山脉交接地带,多高山峻岭,植被葱郁,资源丰富;东北部地势平坦,河网纵横,土地肥沃,属宁绍平原延伸,是水稻和经济作物重要种植区;东部濒临象山港,海域辽阔,海岸线绵长,是浙东的重要渔区之一。由于劳动场所迂异、生活环境不同,奉化境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布既有同一性,又具特殊性。大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各地都有反映,且内容大致相同,但在细节表述上却又各自偏向各自的地域特色。另外,在项目形成方面也各有千秋,如西部多山、多溪,便产生了“削竹脑”、“放竹排”、“水碓”等特色项目;东部面海,采集的“造船”、“祭海”、“捕捞”、“养殖”等海洋渔业类项目较多;北部土地肥沃,河网纵横,采集的“稻作”、“蚕桑”、“桥梁”、“渡口”等项目较多;城区多商贾,镇头多集市,因而采集的“商贸”项目比重较大。其次,小数项目在具体操作上也略有不同,如“丧葬”一俗,奉化的大部分地区都是上午出殡,而裘村镇一带却是下午出殡,这种差异较好地体现了“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的民俗特征。由此可见,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的分布与该区域的地理环境、从业范围、生活习性密不可分。
 
三、遗产特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样,独特的生存环境所遗存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具有相对的独立性。纵观奉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看出以下几方面的个性特征:
特征之一:崇拜神灵。从民间信仰及众多习俗当中可以看出崇拜神灵是奉化非遗的一大特点,这些特点在“请龙祈雨”、“行稻花会”、“拜田公田母”、“造船”、“上梁”等项目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只是有些项目由于时代变迁而逐渐淡出。
特征之二:信鬼好祀。“信鬼好祀”是奉化非遗项目保留最完整的一部分,时至今日,无论城镇、农村,仍然保留着“清明上坟”、“拜七月半”、“谢年祭祖”以及借以驱鬼祈安的“拜夜羹饭”等民风民俗,再一点就是表现在丧葬习俗上,如转七、百日、周年、阴生、忌日等。
特征之三:厚生重死。奉化人热爱生命,注重生死,这一点在人生礼俗上得到了很好的反映。就生育而言就有“求子”、“催生”、“送生姆羹”、“满月”、“百日”、“周岁”等习俗。而丧事更甚,从死者断气开始,历经净身、移尸、报丧、、吊唁、陪尸、落殓、祭拜、出殡直至入墓,都有一整套庄重而规范的礼仪,之后又有转七、百日、周年、阴生、忌日等祭祀活动。
    除此之外,奉化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不少特征:一、兼容性。
如“奉化布龙”,既是闻名中外的民间舞蹈,又是岁时节令(如春节)、生产商贸习俗(如请龙求雨)中的助兴节目,而布龙制作又属民间手工技艺甚至于民间美术范畴;二、严谨性。如民间信仰中的祭祀,人生礼俗中的婚嫁、丧葬都自有其一整套完整而严密的操作程序,任何人不得随意越规乱套。三、综合性。如岁时节令中的春节就包含了好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如牵涉到民间信仰的祭祖谢年、除夕守岁;牵涉到人生礼俗的媳妇给公婆敬糖茶、晚辈给长辈拜年,长辈给晚辈压岁钱;牵涉到吃团圆饭、吃年糕汤等饮食习俗,以及相应出现的民间舞蹈——龙灯、马灯。通过一系列的民俗事象共同渡过整个节日。四、实用性。奉化大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具有较强的实际操作性,如民间音乐、民间舞蹈、戏曲、曲艺、民间美术、生产商贸习俗、消费习俗、民间信仰、民间知识、游艺、传统体育与竞技,特别是民间手工技艺,只要按照记载的内容、形式或工艺流程便可完整地复制整个项目。
 
四、保护现状
    长期以来,非物质文化遗产只在民间流传,正统史志、典籍对其少有猎涉,即使牵涉也是蜻蜓点水,一笔带过,只涉皮毛,不事内涵。随着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逐步重视,奉化市对域内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整理、保护也迈出了可喜的一步,1989年,编辑出版《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浙江省·奉化市卷》,共收录民间故事223篇、民间歌谣105首、民间谚语1033条;2005年—2007年,《奉化布龙》、《奉化吹打》、《宁波走书》、《红帮裁缝技艺》、《唱新闻》等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入选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6年,《奉化布龙》入选全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宁波走书》入选全国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编辑出版非物质文化遗产专著《奉化布龙》。
 
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奉化市政府已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确定市文化馆为奉化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主要责任单位,成立奉化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抽调专业人员长期专职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并由主管副市长、文广新出局主管副局长及文艺科科长对该项工作进行指导、监督。
(二)采用市里补一点、乡镇出一点、民间筹一点的办法,加大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资金投入,以确保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正常开展。
(三)分批确定奉化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对各镇、街道上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审查、核实、公布;对有价值的项目酌情向上级有关部门审报遗产名录,逐步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体系(国家、省、市),并建立、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
(四)建立项目传承基地,确定项目传承人,如《奉化布龙》、《奉化吹打》、《宁波走书》等重点项目已在部分中小学校建立了传承基地,由项目传承人开展传承工作。同时,拨出专款对传承人予以精神上的鼓励和物质上的支持。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