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其他 > 正文

其他:祖传偏方

时间:2014-10-29 15:52 来源:本站 作者:奉化文化馆 阅读:
 

奉化民间有许多祖传偏方。其中最有名的是治夜盲症、疔疮、蛇咬伤、肠胃不适和清水泻等。

小儿营养不良,极易得夜盲症(俗称“鸡花眼”)或疳积。夜盲症患者,晚上无亮光看不清东西;疳积患者肚腹膨胀,四肢瘦小,皮毛干枯,身体潮热或盗汗,小便红赤或白色,大便极臭。此类患者,均可用鸡肝散调治。

调治时,用一只干净瓷碗或有盖搪口杯,把一包鸡肝散粉末与一杯浆缸汁(酒酿)混和,洗净双手捏成糊状(不能和水),盖好盖子。瓷碗可用比药碗口大的盆子盖上,防止水汽进入。然后放在饭锅中蒸熟,给孩子服用。

因腥气较重,小孩不易吃下,可让小孩吃药后,再吃一点糖。吃的次数可以多几次,但必须加热服用,仍不得加水,直到吃完为止。夜盲症患者,轻则一服,重者两服,无不灵验。疳积患者,可连续服用35服,也必能奏效痊愈。

禁忌:

1.服药期间,勿吃鱼腥和油腻食物,以免影响药效;

2.无论是取鸡肝时或拌药及蒸熟加热等过程中,均不能与水接触。

鸡肝散主药有:

1.取一年生草本植物草决明果实。炒焦,碾碎成粉未,呈焦米粉色。

2.取海洋贝壳石决明(俗称“鲍鱼壳”)以米醋将其浸湿,再用炭火反复多次焙制后,碾成粉末,呈豆沙色,并带有珍珠蚌晶体亮色。再把草块明粉末和石决明粉末按比例混和配成一服(一包)“鸡肝散”。

辅助用药:

1取雄鸡(最好是阉过的鸡)肝一个,决不能落水,可直接从鸡肚中挖出,去掉鸡肝外表皮和筋,备用;

2取糯米浆缸汁(酒酿)一杯。

楼岩村上堪印阿凤、蒋位岳、蒋有业三家都是祖传正宗的鸡肝散制作者。三家人上代祖先同为叔伯兄弟。

三家人后代都无意再延续制鸡肝散。因为:

1、  制药成本较高而收入甚微;

2、  制药技术性强,又十分麻烦。

萧王庙李家朋先生治疗疔疮在当地素负盛名。其方法也由祖上嫡传,约百余年历史。

据李家朋说,疔疮初起状如粟粒,色或黄或紫,或起脓水疱、脓疱,根结坚硬如钉,自觉麻痒而疼痛轻微,继则红肿灼热,疼痛增剧,多有寒热。如有状热烦躁、眩晕呕吐、神识昏愦者,为疔疮内攻之象,称为“疔疮走黄”;如发生于四肢,患处有红丝上窜,名为“红丝疔”。

李氏偏方配制是:天花粉150,黄柏、大黄、姜黄、白芷各75,天南星、苍术、陈皮、厚朴、甘草各30克。将上述药物同研为粉,同时取适量麻油或蜂蜜调成糊状敷于疮口,并用针刺疮口周围放血,每天换药一次,直到痊愈。

李氏一门,一直恪守祖训,经常以低廉收费甚至免费为患者治疗。如今李家朋先生因年事已高,卧病在床,治疗疔疮医术由小儿子李举贤传承,并经常服务于乡里。

奉化当地还有袁克强蛇医,该医术系母传。其母沈金梅,祖籍绍兴,沈金梅之父是民间中医,精于治疗蛇毒。

几十年来,沈金梅利用祖传之术,廉价为当地乡民医治蛇毒,从死神手中夺回无数生命,且与正规医院费用相比,有天壤之别,故方圆几十里内,负有盛名。

沈金梅在世时,把蛇医之术传于袁克强、袁武强俩兄弟。兄弟俩亦常以蛇医之术济世,略收低廉费用。现在他们的子女虽从事他业,亦基本掌握蛇医之术。

治疗时,须根据蛇的齿印分辨蛇的种类、大小和毒量,再通过询问伤者,了解何时、何地被咬,毒蛇形状颜色等情况,以进一步确诊。

确认伤口为某种蛇伤之后,医者口含白酒对伤口进行吸毒(防止自己中毒,起消毒作用),再在伤口周围和趾(指)缝间穴位,用针刺破,放出毒血,然后把草药敷于伤口和头部百会穴。百会穴用药时,用蚶子壳罩住并固定。严重者兼服汤剂。治疗效果一般在蛇咬后15分钟内最佳,2小时内尚可。伤者须在1个月内卧床休息,不沾荤腥、油腻和酒。

根据蛇伤,须把各种草药按比例捣烂或煎汤。

尚田镇条宅村陈炳顺对治疗肠胃不适,清水泻患者,也有祖传偏方。偏方用仙鹤草、陈皮、叶夏珠、铁苋菜、蒲公英、石榴皮、田锦板、红木香加水煎服。每天早晚各1次,2周为一疗程,一般病人4个疗程即可治愈。

该偏方是陈炳顺从民间老中医处传承下来,并经过多年实践,证实十分灵验,一直沿用至今。


(责任编辑:奉化文化馆)

上一篇:其他:放鹞
下一篇:其他:西坞采山堂